紅往均霑 謹慎關注

 

当小奶猫钻进被子使坏

原题是「有心人」
全文3000+ 重发
设定和部分剧情梗有来自《纸牌屋》
涉及SP的部分有 接受无能慎入 接受无能慎入 接受无能慎入

勿上升感谢



“DOD紧急会议?”

易烊千玺的声音通过电话另一头传来有些失真,

“嗯。”

王俊凯熄灭手中的烟,随手拿起茶几上原本是为他准备的黑森林咬了一口:

“晚安。”

嘴里嚼着蛋糕,声音听起来还有些含含糊糊。

电话那头的背景音变得嘈杂,仿佛是易烊千玺正在穿过人流。

他隐隐约约还听到那边传来乔安娜的声音。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是隔着易烊千玺办公室的门板,那时办公室里的人正在做着所谓“一刻值千金”的事儿。

这当然不是重点。乔安娜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狠角色,与易烊千玺结为同盟之后,借助性别优势力排众议爬上了国防部长的位置。后来他在一次五角大楼的会议上见到了乔安娜本人。

是个标致的美人没错了,易烊千玺这家伙的眼光一如既往地发挥正常。

他那时候心里这么想着。

电话另一头渐渐归于安静。

“您躲进防空洞里了?”

王俊凯调笑道。

回应他的是极其微小的类似海风吹过的声音。

“易烊千玺?”

他又试探性地出声。

嘴角却是只有在无比心安时才会扬起的弧度。

他慢慢地缩起肩膀,把听筒更加贴紧了耳朵,电话上的按钮在他一侧脸颊留下淡淡的压痕。

他听到易烊千玺的呼吸声了。

很轻微。

他歪着头夹着电话吃完了易烊千玺的那份夜宵,重新刷过牙,又光着脚进了卧室,打开床头灯爬上床,把身体卷进被子里。

“爱你。”

易烊千玺对王俊凯说。

讲的是法语,口音是他无比熟悉的南卡罗那味道。

有些,可爱?

是挺可爱。

“爱你。”

王俊凯垂下头,一边回应他一边低低笑了起来,

“Jackson,你知道我在干什么吗?”

“迷恋着少爷的男仆趁着少爷夜不归宿,偷偷钻进了少爷的被子里。”

王俊凯自顾自地说着,

“他把脸埋进少爷的枕头里,可是还觉得不够。他于是想把睡衣也脱掉,这样就能切肤感受到千少被子的触感了呢。”

电话里随即传来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

“少爷,抱抱我。”

小猫开始不安生地粘腻起来。

“王俊凯。”

易烊千玺出声暂时打断了电话那头正在进行的节奏:

“你穿的什么内裤?”

“唔,”

小猫的声音有些怏怏不乐,

“平角裤。”

当然有好好听你的话穿平角裤。

他想起半个月前他和易烊千玺去堪萨斯参与组织教育改革法案的起草——某天晚上原本有个露天的庆功晚宴,结果开场没几分钟便没来由地天降大雨,他和易烊千玺赶回下榻的酒店时淋湿了不少。

回房间后干柴烈火一来二去的功夫,他都快把易烊千玺给勾引到床上了。结果把他西装裤一扒,易烊千玺当时的脸色就有点难以描述:

“你一直穿这个?”

他当时自己也撩得上头,大脑差不多也算是当机的状态,不知是什么使然也顺口接了一句:

“没勾引到千少的时候可不天天穿着嘛,这叫什么来着,有备无……嘶啊!你干嘛……!啊!!停手……!!”

当场就被易烊千玺扒了丁字裤摁趴在床上一顿揍。

“你穿这玩意儿很舒服?嗯?”

啪的一下。

“不……不是……你混蛋……我……嗯啊!”

又一下。

小猫疼得直蹬腿,却因为被他死死摁住后腰而徒劳无功。一边被打屁股一边训话可算是把他羞耻得恨不得钻地里去。

“经常穿这个对身体不好,你知不知道?”

又是一下掌掴过后易烊千玺的手停在了小奶猫身后红红热热的肉团上。

“唔。”

他答应得委屈巴巴,

“至于嘛,早知道我就说是今天才穿的。”

“嗯?”

他故作夸张地扬起尾音,把手抬到半空中作势吓唬不听话的小奶猫。

“不是,我是说,我,我,”

王俊凯连忙把一只手伸到身后晃了晃示好。意料之中,易烊千玺的手就着手背回握住了他的。

“我穿……平角裤就是了。”

“乖。”

易烊千玺把王俊凯的手放在他刚刚挨了教训的臀肉上,后者则是直接脸红一路到耳朵尖。

回忆到这里,钻进被窝使坏的小奶猫脸上终于有了些慌乱和羞色。他有些懊恼,下意识地伸手摸摸自己包裹在平角裤纯棉布料里的屁股,竟觉着似乎有些隐隐作痛。

“易烊千玺,都怪你。”

他恶狠狠地对着电话道,

“我萎了。”

某种程度上的……恼羞成怒?

“那你还想在我被子里做什么事儿?嗯?”

一下子被他揪住了话柄。

“喔,对了。话说回来,您不是有洁癖吗?”

潜台词不过是又在嘲讽他的口嫌体正直,明明是个处女座洁癖晚期,却偏偏要光着身子滚他被子床单。

完全不给面子的补刀。

“易烊千玺,是不是老子太爱你了你就这么放肆?”

他仿佛能听到自己牙齿快被咬碎的格格声。

“是啊。”

易烊千玺轻轻笑出声,

“是真的好爱!”

“爱您大爷!我说我爱您大爷!”

隔着电话他都能脑补出一只窝在他被窝里炸毛的小野猫的模样。

“没关系,”

易烊千玺压低了声音,

“回去等我抓到你呢,就把你扒光了摁腿上狠狠打你的小屁股,打到你痛改前非,还又哭又叫地说‘spank me daddy’就停下,好不好呀?”

“……”

易烊千玺愈发地油嘴滑舌了。自从被他那样教训过后,和他拌起嘴时就好像多了个不揪白不揪的小辫子。每次易烊千玺以各种方式把话题引到这个点上他铁定又羞又怒地炸毛,怒气值积累到一定程度攒好了大招,结果被易烊千玺几句甜言蜜语就给四两拨千斤过去了。

可是没办法,他听不得易烊千玺对他的那些甜言蜜语——而且是最犯蠢的那种甜言蜜语。据他不完全统计,易烊千玺对外各种情人或是炮友的情话引用范围包括但不限于:

莎士比亚文集;

莱昂纳多·科恩歌曲里的歌词;

张爱玲文集;等等等等。

至于对于王俊凯的那些“甜言蜜语”,说走心是不无道理,毕竟那些话全是易烊千玺原创的;说不走心似乎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抵是因为那些话有的实在是让人感觉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

“王俊凯,他们说我是铁树,玩弄感情万年不开花的那种。可我其实是只孔雀,尾巴毛特别特别漂亮,平时收得可紧了,就只开屏给你看过。”

这是正常点儿的。

“王俊凯,你再闹我就把你摁腿上打屁股了。”

这是变态版本的。

不,不需要了解一下,谢谢。

王俊凯恨恨地踹被子的当口,电话里传来乔安娜由远及近的声音。似乎是对易烊千玺说会议要开始了,因为保密级别较高,要将通讯工具上交保管云云。

“易烊千玺,我说什么来着,天道好轮回……你老想着家暴我,总有原形毕露的一天不是。”

虽然易烊千玺和他dirty talk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乔安娜也没有过来,但一转身就得切换到一本正经模式去应付即将到来的人事、会议,自然是会心有不甘。

然而,他脑补着易烊千玺刚刚听着自己幸灾乐祸的话语,在乔安娜面前,脸上还要绷着作出一贯的性冷淡画风的画面,就还是忍不住不厚道地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我这就来。”

王俊凯听到易烊千玺小声地送走乔安娜。

“晚安,亲爱的。”

易烊千玺道了别,电话也离了耳,却在等着他先挂断。




次日醒来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看到电话还被落在枕头上。

看来是昨晚不知什么时候就突然睡着了。

他伸手去够那个电话,眼神聚焦,却看到自己昨夜心心念念的人此时正站在离他三五步开外的地方拿着相机,黑洞洞的镜头正对着他。

他听到单反相机运作时微小的机械声。

哦,原来是易烊千玺刚刚按下了快门。

他的眼睛还不大睁得开,嘴角却先行一步扬起一个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否好看的弧度。

那是因为他早已习惯了易烊千玺在他身边时给他带来的心安。所以才放任了自己的思绪继续混混沌沌地搅成一团也不理清,让自己的本能代替理性。

喂,易烊千玺。

是不是丑死了,你相机里的那个人。

可是我一想到你连夜开完那样一个重要的会议,便让司机将你从五角大楼送回纽约另一边的家;车上的你也许轻轻阖着眼皮,抑或是将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凌晨四点五点的纽约街景不断向后倒去。

只为了见到我,哪怕我没有穿着精致的套装在等你,哪怕我还顶着黑眼圈。

于是那一刻我明白,我在乎的,是你是否喜欢我。

你一定也是。

易烊千玺放下了相机,来到床边坐着,握紧了王俊凯伸出被子的一只小猫爪,顺势俯下身与他四目相对。

“早安。”

易烊千玺说。

再次睁开双眼,目光将他眼角眉梢都描摹一遍。王俊凯吃吃地笑开了,浅浅的猫纹和一对虎牙不设防到叫他心疼。

他松开易烊千玺与他十指相扣的手,稍稍使了劲儿起身,转而大大方方地伸出双手揽住易烊千玺的脖子往下带。易烊千玺环住他的腰,和他一道重新摔进柔软的被子里。

“我也爱你。”

王俊凯说。


END



评论(9)
热度(386)
Top

© 阿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