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往均霑 謹慎關注

 

无话不说


讲的是正房与小三battle的故事
原剧情梗是《纸牌屋》里的
目前看来是个一发完的 全文4000+左右
勿上升感谢



他随意将车停在路旁,尽管那地上没有标示泊车区域的白划线。

打开车门下车时他特别留意避开了一旁人行道上的一颗香樟树。香樟树至少够两人环抱,而这个街区的年纪与这颗树大致相当。

这是相对没落的一个街区。从市中心驱车而来大约要一个小时,街景从帝国大厦为代表的繁华慢慢变为能源公司那庞大而又带着翻新痕迹的高楼;通过数不清却无需担心堵塞的红绿灯,最后到了这里,街景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左右的矮房子。

他并不担心会被交警贴罚单。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而只有曼哈顿区的交警才会在此时仍然活跃在街道上。

他点开与易烊千玺的短信界面,最后一条消息是易烊千玺发来的,时间是三个小时之前。

嘴角扬起意味不明的微小弧度。

一座经济型公寓的楼道里,灯光黯淡得甚至有些尴尬。在王俊凯的目光之下,它带着已然斑驳的外墙呆呆站在原处,连带着里边住着的人,无处遁形。

叮咚,叮咚。

紧接着他听到隔着门传来的脚步声。脚步声在靠近门的地方停了下来,他猜是住在里面的人正通过猫眼看着自己。

门开了,穿着通勤装内衬的女人与他直直对视。

他自报家门道:

“我是Karry,Jackson的丈夫。”

纵是做好了来者不善的准备,女人还是有些惊讶于他的直白。

“怎么,没有兴趣请我进去坐坐?”

没有敬语,也没有多少居高临下。只是平平淡淡的语气,仿佛只是面对一个老朋友。

女人依然紧紧盯着他,棕色的眼眸此刻更是暗沉下去。

她转身进了屋,王俊凯则是推开门,跟着也走了进去。

“欢迎来到第三世界国家。”

他语气轻佻。

女人闻言,脚步顿了顿:

“你大老远跑来这里就是来对我的居所评头品足?”

屋内的陈设是出租屋的标配,凌乱而拥挤。说来奇怪,窗台上充当花瓶的啤酒瓶里插着的一枝金边玫瑰早已凋谢,却让屋子里的生活气息更甚。

王俊凯回想起自己与易烊千玺的别墅里,餐桌上永远摆着当季的鲜花。只是,那花儿愈发看着假了,空气凝固着,而它就嵌在空气里,冷冰冰的。

自顾自地进了卧房,女人的目光愈发防备了。他自然是没有心情去看那些散在床头床尾的内衣裤,只是视线扫到床头柜上的一盒开了封的杰士邦时,嘴角的弧度终究是没有了活络的理由。

“zara小姐……”

王俊凯话没说完就被女人冷冰冰地纠正:

“zoe。”

“哦,原来是zoe小姐。”

他故作惊讶地挑挑眉,并不在乎演技拙劣与否,

“ZARA的衣服我看你买了不少,所以我才会脱口而出的。”

说罢,他垂眸抬腕,把玩着范思哲西装上的精致袖扣。

讽刺的意味不言而喻。

“这件Chanel是Jackson送你的吧?”

他的语气毫无疑问是问句,只是心中已有七八分笃定。

“是。”

Zoe轻笑:

“不过他说,还是比较喜欢我不穿衣服的样子。”

王俊凯不置可否,只是慢慢踱步回到客厅。



今天易烊千玺起了个大早为他烙了蛋饼,泡了咖啡,奶精和砂糖的量都是他心头好。吃着蛋饼,看着易烊千玺给他的写着一个老城区地址的资料,他只觉得胃里有些翻搅。

他连忙喝了口咖啡,胃里暖了些,却仍不得其解。索性跟着易烊千玺,站在他身后很近的地方也不说话,直到易烊千玺意料之中地一个转身把他拦腰抱起,又将他放在餐桌上。

“我不懂。”

王俊凯淡淡出声道。

易烊千玺只是轻笑一声,只是直直看到他眼底去,仿佛要把他看穿了。

他打开双腿,易烊千玺便也没跟他客气,整个人挺进他腿间。双手抓紧了他膝盖往前拉,一阵轻微的布料摩擦声之后,两人的敏感部位隔着西装裤抵着。

感到身前的人下意识收紧双腿夹紧了自己的胯,小腿有一下没一下地蹭蹭自己的臀部,他只觉心里似乎有只小小的猫爪在一下一下地抓挠。

“应该打电话给斯派克,告诉他有新剧本了。”

易烊千玺就着王俊凯双手扯住自己领带的姿势稍稍弯身,三两下解开他的皮带与裤拉链,又带着威胁意味地用手轻轻抵住他摇摇欲坠的裤头。

“就说委屈的妻子发现丈夫在外偷情,一气之下找到了情人家里与情人斗智斗勇……啧啧。”

“打住打住。”

王俊凯梗着脖子反驳,

“什么‘委屈的妻子’?还有,您这种不打自招的套路我还是第一次见,可要点脸吧。”

嗯,小奶猫炸毛了,正中下怀。

不过,他的确是不打自招。他手机的解锁指纹有王俊凯的一份,密码对王俊凯而言也不是个秘密——然而王俊凯倒是真没对他手机查过岗。原因很简单,他留着的暧昧短信是堆积如山的99+,诸如王俊凯此类的处女座外加强迫症若是看到那万恶的红点点,早就将他按在地上摩擦没跑了。

最后,思索再三,他把Zoe的暧昧信息转发了一条给王俊凯,下面还配了图。

“易烊千玺你给老子老实交代,哪来的这幺蛾子?”

于是昨晚易烊千玺从国会回到家,半只脚还没跨进卧室门就被王俊凯堵截。

当时王俊凯一只手拿着对半折的皮带,一只手拿着手机,屏幕上赫然是那条暧昧短信以及不可描述的配图。

“凯子,有话好好说,这皮带是……”

他话没说完就被王俊凯拉了个趔趄,拉拉扯扯半依半就着被王俊凯压在床上,屁股上顿时就挨了王俊凯几下皮带。

“真把老子当凯子了你,能耐了啊。”

小猫虚张声势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儿。

“别,”

隔着西装裤打下的皮带其实是不痛不痒,他还是装作疼得直抽气的样子:

“这可是我最宝贝的皮带,您先放下,有话好好说。”

“呵,死到临头还把那皮带当大爷供着呢?”

对于王俊凯的“冷嘲热讽”他只是嘿嘿一笑:

“那得看是谁送我的这皮带不是?”

“还算有点良心。”

王俊凯被他套路得忍俊不禁,也没了心思对他“严刑逼供”,便把那条情人节时自己送他的皮带放在一边:

“说吧,想交待什么?”

易烊千玺麻溜儿地从床上翻身下地,从床头柜掏出一盒烟,拿出一根点着了,一口没动先送到王俊凯嘴边。

王俊凯深深吸一口之后懒懒地眯上双眼,从缝隙和烟雾之间看易烊千玺的轮廓。

“小凯,你的演技呢——其实还可以再放开一点。”

易烊千玺也吸了一口,没过肺,尽数吐出的烟雾与他的语气一般张扬,

“今晚到易导房间里接受接受‘指导’怎么样?”

是了,是在很一本正经地模仿某些导演的腔调。

“差不多得了你。”

王俊凯忍无可忍一个枕头砸他。原本习惯往头上扔的,只是看着他还叼着烟,便一个反手让枕头往他海绵体部位去了。

说来易烊千玺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他的海绵体的确是在这种时候可耻地充血了。没到那种呼之欲出的地步,但一个小帐篷支在那儿还是挺明显。

他又想了想,觉得大约是在被王俊凯打皮带的时候惹的火。大多数时候就算是玩这一套也是他打王俊凯的份儿,等他看着王俊凯撅着两瓣红到让他动了歪心思的屁股而他也把持不住的时候,当然是直接把人拉起来就提枪上马,没心思去看王俊凯有没有起反应的。刚刚挨的那两下,说实话,直打得他气血上涌,那血不仅往他脸上冲,还往他那话儿去。

当然,那一瞬间他感到羞耻是一回事,但与此同时脑子里也涌上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和不可描述的画面。

想看小野猫一边对他吐出最恶毒的话语,却被他牢牢禁锢插翅难飞,一边迎合他的亲吻一边被他施虐的样子。

“怎么认识的?”

王俊凯拿走他手里的烟,自己抽了几口。

“上星期去米歇尔的慈善晚宴,被那女人摆了一道。她事先安排的人拍了照说要和我做点交易。”

易烊千玺老老实实交待道。

“拍到了什么?”

“我正好看着她的丁字裤。”

易烊千玺在王俊凯身边坐下,

“只是借位,我那个角度其实什么都看不到。但是那女人的裙子在闪光灯下真是透得可以……你知道的,这种无厘头曝光出来洗不清。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是最好。”

“噗。”

王俊凯拿着烟的手因为突然笑出声的原因一抖,

“我猜她是《华盛顿邮报》的哪个野心勃勃却籍籍无名的小记者,用这种下作手段想从你这儿打通获取白宫消息的通道?”

“《纽约时报》的。”

易烊千玺道,

“不过她的确是想坐稳消息通道之后就跳槽去《华盛顿邮报》。她在《纽约时报》原来的部门已经有一个常驻白宫的特别记者,两个女人一台戏的事情……她第一次和我过夜的时候说的。”

“那时候你还在新泽西帮马修斯拉票。”

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嗯,一个多月呢。”

小猫狡黠地一笑,

“辛苦易易为我独守空房了。”

小猫微微婴儿肥的一只爪摸上了易烊千玺未剃干净胡茬的线条分明的下巴,不安分地四处点火,

“可是现在易易居然投案自首了,你说我是不是该为我老公没把自己憋成性冷淡而庆幸?嗯?”

易烊千玺把嘴里的烟拿走,顺手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摁灭了。

“你说说,你跟那小记者搞上就算了,怎地还能让你老公知道的?好不容易皮一会儿咋就怂了你。”

王俊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扭捏着兰花指点点易烊千玺的额头。

“我这不是悬崖勒马嘛。”

他一把抓住小猫的手,把小猫按倒在床上。

“我跟你说这事儿没完。”

王俊凯曲起一条腿,用膝盖一圈圈蹭着易烊千玺的小帐篷,

“按照剧情,我还得到那小记者家去一哭二闹三上吊。”

见易烊千玺只顾用将他拆吃入腹的眼神看着自己也没搭话,他又坏心眼地往那处炽热用力一蹭:

“易导您可真怂。”

“老实点。”

易烊千玺一把将他翻了个身,报复似地在他臀上重重烙了几巴掌,直把小奶猫揍得炸毛,

“就没见过像你这样来接受导演指导的这种十八线演员还这么横的。”



好奇心往往害死猫。

与权力共枕,会让一些人产生拥有权力的错觉。这样的人往往极度渴求权力,却恰恰对权力一无所知。

Zoe反问他:

“敢问你又对Jackson了解多少?”

是啊,他有多了解易烊千玺。

不甚了解,亦或是一知半解。

他游走在这两种状态的边缘,有从容如跳华尔兹的时候,亦有危机四伏、如履薄冰的时候。

他不敢妄言他有多了解易烊千玺,但他有自知之明。

Zoe笑道:

“至少,我相信他知道如何在一张老脸和一张让他破例的脸之间作出正确的选择。”

她走到梳妆台前,通过镜子看着他:

“他会为我挑口红,而你,只能跟在他身后看他每次出席酒会穿什么套装,然后费尽心思地去衣橱里挑衣服,好让两个西装革履的人挽着手站在一起不那么突兀。”

“Karry,他需要的是一个涂着口红的维纳斯,而他遇到了我。”

她优雅地转过身,看着王俊凯的眼神多了几分怜悯。

也是,没有比一个无所不用其极查到自己丈夫的情人住在何处并且登门拜访为自己正名的人更可怜了。

以后,他要怎么和易烊千玺维持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空壳政治婚姻呢。

“Zoe小姐,恐怕你误会了。”

王俊凯只是淡淡地将目光落在那酒瓶里的枯萎金边玫瑰上,

“此番拜访,正是因为我知道该将自己摆在什么位置。我不敢说我多了解Jackson,但我知道,他是一个懂得如何取舍的人。”

他唇角勾起弧度,继续道:

“为什么不多看看你现在实实在在所处的环境呢?”

——王俊凯口中的“第三世界国家”。

“忘了告诉你,你可能比较关心的一点。”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扁平小盒,扔到Zoe怀里。

一盒未开封的杰士邦。

“我与Jackson从不质疑对方的忠诚。这个东西,他不会用在我身上。”

易烊千玺不喜欢隔着一层感受他,他也是。

他的确没有查易烊千玺的手机,但这不代表他是在收到易烊千玺转发来的暧昧短信之后才知道Zoe这个情人的存在。

他从新泽西回纽约的当晚,易烊千玺为了能够去接他,临时改变了行程。回家后,他为易烊千玺脱下外套,正要叫人送去干洗,无意间就看到了口袋里那盒新买不久的杰士邦。

至于他是怎么知道她的住址的?

“Zoe小姐……”

王俊凯轻笑,把易烊千玺最后发给他的那条消息删除。

“我丈夫和我,无话不说。”

而那上面赫然写着她的住址。


END


评论(22)
热度(297)
Top

© 阿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