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往均霑 謹慎關注

 

名叫阿柯的他 -上

讲的是凯莉皇后与外邦画师尹柯的……
红杏出墙
三观接受无能的慎入慎入慎入
一些剧情梗不是原创 借鉴《画框女人》有
*凯莉皇后第一人称视角
*私以为这设定并不能上升




我放任了他的动作,由着他把我拉到腿上坐着。

背对着他,看不到他又有什么小动作。只是听得他呼吸声逐渐靠近我耳畔时,他稍尖的下巴就那么磕在我肩上。我没来由地一阵激灵,被他乘了空子环住腰。

他的手紧紧按在我的腰束上,力道是有些不容抗拒。

“别闹过头了。”

他身子紧贴着我后背,衣料摩擦之间竟让我感到心安。所以我嘴上说着这话,整个人却是无意识地松了下来。

他察觉到我的变化,倒也不急着得寸进尺,而是故意在我耳畔轻轻吹气:

“今日学了新的一句诗词。”

他的手从我腰际一路摸到大腿根,拨开衣裙布料直抵内衬,又稍稍使劲儿分开我的双腿。

“什么?”

我一只手带有责备意味地轻轻拍打在他放肆于我腿间的大手上。

他随即又把手抽开,转而紧紧握住我的。

我嘤咛一声侧过头去,他便凑过来吻我。唇齿纠缠间他喉头溢出的音节拼凑成一句完整的话: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与尹柯初识是在半月前。

此前宫里的西洋画师去东瀛学习了一遭,回来时带回一个弟子。听说皇上亲自见了这弟子的画工,也不免啧啧称奇,遂指名让他来为我画像。

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实在是叫人莞尔。一大清早,妃嫔们来请安,不想就受了那懿妃的气。我自是有权力随便找个理由将其处置,只是皇上实在是太宠她,轻易动了她,以后皇上怕是会对我更加怀恨在心。

皇上不爱我。

那时我气极了,火却无处撒。踩着花盆底“蹬蹬蹬”去了偏殿,进门看那只鹦鹉也觉得碍眼,一时气不过,取下那笼子就往地上砸去。

“娘娘,这是皇上赏的鹦哥,摔不得呀。”

贴身的丫鬟吓得赶紧去捡起那已经摔得变形的鸟笼。

腌臢东西!在心里暗骂着,我兀自进了屋,就那么看到了候着的尹柯。

“娘娘,我是皇上指派来给您画像的画师。”

他稍稍福着身子。

我直直盯着他看,心里的恼怒忽地有了些异样的变化;好家伙,生得可算是白净。剑眉星目,鼻梁英挺,口唇的颜色略像是红豆糕的红色稍深些的样子。

“见了本宫,既不自报家门,还敢自称‘我’,你好大的胆子。”

我这话不全是跟他置气,倒是多了几分试探的成分在内,看看他是不是个表里如一,处变不惊的主儿。

其实我看他既没有剃发,也没有行大礼的规矩,在心里也知道了七八分,无非是东瀛或是朝鲜的“舶来品”了。

他的反应还是超乎我的预料。只见他不卑不亢地直起身,见我没有继续动怒,便不知从哪儿变出了几朵颜色旖旎的秋海棠,几步来到我身前,将其别在我的发髻上。

“娘娘可知,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漫山总粗俗?”

到底是被他的外表迷惑了,原来他倒也是个“油嘴滑舌”的主儿。这是在把我夸作秋海棠,那些个妖艳贱货都比做是粗俗不堪的满山桃李呢。

我没法再抑制自己不笑出来,说不心花怒放是假的。

“叫什么?”

我刻意转过身去,生怕他看出什么。手无意间覆上一边面颊——原来已经烧起来了。

“回娘娘,尹柯。”

“本宫没读过几本书,只依稀知道‘柯’这字有‘草木枝茎’之意,”

我听得他的语气依然是波澜不惊,又发觉自见了以来,情绪反而是被他牵着走,心里倒又有些不甘。

于是故作拉长嗓子道:

“你给本宫作画,可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否则,本宫就把你这‘柯’给连根拔起了。”

身后的尹柯垂下头,也不知在笑些什么。我回头看到那侍女收拾好鸟笼进来,看到此情此景她脸上的表情竟有一瞬间凝固着,但似乎很快又恢复自然,也不知是不是我眼花了。



TBC

下一更随缘……不知道还有没有灵感
题目随手起的 因为当时没有什么想法 如果小仙女们有什么建议的话完全欢迎……
晚安 诸君

评论(1)
热度(148)
Top

© 阿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