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往均霑 謹慎關注

 

萬年

凯皇千后梗
這是千后黑化的衍生版本结局 慎入吧 慎入慎入 全文4000+左右
特别说明 有些梗是借的 比如大话西游
本文支线发生在千后在西南是否生还这个节点上
此处操作是千后生还
勿上升感谢




紫铜的香炉里,点着的香料似乎又换了一遭。氤氲而上的青烟一缕一缕,悠长而又缠缳,倒让他觉着像是心乱如麻的写照。

这熏香比上次的要香甜些。

宫里的熏香向来都是名贵的,即便是那香味的余韵也是丝丝入扣的馥雅。总不会如那些廉价的货色一般,点起来腻味之极,让人想起花街的脂粉姑娘。

所以他对于熏香算不上是敏感。与其说是如此,倒不如说他不大在乎。其实他感觉得到熏香中的成分什么时候有了变化,比如哪天的熏香掺了多一味药草,哪天的熏香里又多了些湿气。

他从未向那些为自己寝殿换熏香的宫人发过问。有时候那宫人倒是会自发告诉他:是摄政皇后吩咐下来的新方子。只不过他从未回应。宫人点好了熏香退下,他深呼吸几口把那香气闻了去——原来是与之前点的已经截然不同了。

目力所及,离床榻不过十来步远的木桌上,还堆着没阅完的奏章。他揉揉太阳穴,有些烦闷地想着自己上一次批阅奏章是多久之前。无奈脑袋里似乎只剩下一团无序的棉绒,混混沌沌,连个思考的依据和线头也寻不到。

他只好扳着十指去算那些日子。太久了,太长了。很快他的十个指头数尽,他想继续计算十天以后还有多少日子,却无计可施。他恹恹倒在靠枕上,糊里糊涂地说服自己去接受自己至少有十天没有亲自批阅奏章的事实。

他没来由地烦闷起来。那桌上许久没有人动过,想必是落了许多灰尘。空气中的熏香的味道愈发甜腻得过分,愈发叫他感到昏昏沉沉,他却倔强着不肯睡去,因为醒来时又是不知今夕是何夕。

他想起他曾经靠在千后的肩窝,与他说:如果哪天朕病倒了,还得烦请皇后代为批阅奏章。却不想一语成谶,即便要强如他。

那一年他不顾群臣反对,执意解散后宫。那时的他在想,易烊千玺,如若你生还,我便是负了谁,也无论如何不会再负你。

是,他早就后悔了。后悔年少时的负气,将失而复得的易烊千玺又推向了生离死别的边缘。

他甚至觉得讽刺,既然今日能冒天下之大不韪,为着他散了后宫,当时又为何做不到区区不留子嗣。

见到一身戎装的易烊千玺凯旋归来,在城门之下,他本以为自己自此可以再也无所保留地只为易烊千玺一人。

只是当他被疾病禁锢在这小小的一方龙榻上,而千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摄政皇后时,他却没有了那时许下与易烊千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勇气。

“来人。”

原来自己的嗓音已不复昔年的洪亮。

“把这熏香给朕撤了。”

闻声赶来的宫人闻言却不为所动,而是上前一步劝他道:

“皇上,皇后吩咐了……”

“朕说了,撤掉这熏香!”

他登时有些胸闷气短,果然,这怒是动不得了。意识到这点时却为时已晚,急火攻心之下他连着咳了几声。

他慌忙用帕子捂住嘴,再拿开时看到帕子上赫然一片嫣红。





冰裂纹的碗,汩汩流入深色汤药。那些曲折纹理于是被淹没,不复能见。

皇后听闻凯皇咳了血,匆匆从御书房赶回凯皇的寝宫。偏殿里有几个宫人跪着,看到他,头更是深深低了下去,跪得也更瑟缩了。

太医早前给凯皇诊断了,此时太医院煎的药正好送到了寝殿。

“阿源,取一些蜜饯来……快些,否则药怕是凉了。”

千后亲自试了药,吩咐去取蜜饯的王源快去快回。

自凯皇卧病以来,所有的药都是千后亲自调制,又亲自入嘴尝过,看看苦了几分,要不要加冰糖,或者是取蜜饯让凯皇和着用了。

如往常一样,千后先是挽起袖子,才端着碗来到凯皇床前坐下。

不多时,王源带着蜜饯回来了。

“皇上,先喝了药定神罢。”

千后舀起一勺汤药,小心翼翼地送到凯皇嘴边。

凯皇没有开口。

“皇上?”

千后轻轻地试探着唤他。他却依然面无表情,不顾两瓣薄唇早就因失了血色而苍白得叫人心疼。而那一双大大的桃花眼就那么睁着,直直望着千后的眼神空洞无物。

千后被他看得一怔,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他收回汤匙,把那汤药当着凯皇的面试了一口,道:

“皇上,再不喝药,药就该凉了。”

凯皇紧紧攥着被单的手这才松开,身子稍稍放松靠上了靠枕,面部线条也柔和了些。待到千后把乘好汤药的匙羹重新送到他唇边,他才乖乖张口喝下了药。

“皇上,吃些蜜饯好不好?这药苦得很。”

那汤药喝得见了底,千后便吩咐王源把碗撤下,又用手帕包好蜜饯,温声细语地哄凯皇吃下。

凯皇却是稍稍别过头去,兀自说道:

“以后不要在朕的寝殿里点熏香。”

千后拿着蜜饯的手微微一僵。

“皇上,熏香可安神,皇上病未愈,更是需要……”

“真是难为皇后为朕如此操心。”

猝不及防地,一块沾了血的帕子被凯皇扔到千后身上。纵是知道凯皇吐了血的千后在看清了那物什后还是惊骇着由坐在床沿转为跪在凯皇床前。

“皇上,皇上息怒,”

他的声音颤抖着,

“一直以来,臣妾只是想尽办法让皇上龙体尽快康复,绝无二心,天地可证,日月可鉴。”

王源把一直跪在偏殿的那几个今日惹怒了凯皇的宫人带来领罪。人还没走到凯皇视线里,便被千后转过头来呵斥:

“谁敢再过来污了皇上的眼!”

那几个宫人当即被吓得在寝殿门前跪下,丝毫不敢言语。

“尔等贱婢恬不知耻,拒不听令,冲撞皇上,实在罪不可赦,”

千后低垂眼帘,话语里的恨意却是刻骨:

“即刻发落慎刑司,杖毙之前,每人掌嘴八十。”





他的身体仍然一天天地衰弱下去。

本该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却像是受了诅咒一般,自千后回宫之后竟一病不起,从此不论吃多少药也不见好转。

即便之前是点了熏香,他一天之中昏睡的时间竟是越来越长,醒来之后无一例外地是更加昏沉。寝殿里几乎无时无刻不点着蜡烛,他有时一觉醒来,浑浑噩噩,看着永远是明亮着的寝殿,竟也分不清窗外的世界究竟是白昼,抑或是黑夜。

易烊千玺对他说过最多的大约就是“皇上一定会早日康复”一类的话了罢。可是他总觉得讽刺极了,都说他会好起来,可是那话渐渐地变了味,无论如何都让他觉得敷衍;不但起不到任何宽慰之用,反而是在抽丝剥茧般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生命在被一点一点地抽离。

他记得花朝节的时候他尚能支撑着病体与千后出宫去京城集市上游玩。他不停地买各种漂亮的鲜花送给千后,哪怕千后的视线只是在某个小摊上的某一丛花上停留多一刻,他就毫不犹豫地买下几枝塞进千后怀里,只为看到千后接过鲜花时唇边绽开或深或浅的梨涡。

最后千后怀里的花多得让他走不动了。他便拉着千后来到离市集有一段距离的花树林里,也逃离了市集上女人们看着满怀鲜花的千后的嫉妒眼神。

“听说,”

他看着易烊千玺把怀里的鲜花放在地上,

“钟无艳左眼眼眶周围有个红色的印子,”

王俊凯对上易烊千玺投来的目光,继续说道:

“如果她不再爱齐宣王,那红印便会消失不见。”

“这么说来齐宣王倒也是幸运,”

易烊千玺一边回应他,一边吃吃笑着,

“至少,钟无艳对他爱与不爱,在他面前算是无处遁形了。”

那我呢?

王俊凯在心里想,却问不出口。

当他看到他的温柔再也没有到达眼底。





“皇上可别再说不吉利的话,”

千后坐在凯皇床边,

“皇上福寿无疆,定会好起来的。”

王俊凯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固执地拉过他左手手臂,身子往床外的方向挪了挪,任性地把易烊千玺的手臂枕在自己头下。

他侧着头,使自己的右侧脸颊贴着易烊千玺的手臂。他枕着手臂,蹭蹭自己的脸颊,喉头溢出低低的呜咽,桃花眼里不知何时已经覆上薄薄的一层晶莹。

“朕知道会有今日,”

王俊凯轻声道,

“与其终日在熏香中醉生梦死,倒不如清醒些看着你给朕喂药,”

“好歹,还让我想起从前的你。”

千后闭上双眼,倒吸了一口气,被凯皇枕着的那只手微微颤抖着要收回,却被凯皇握得更紧,

“卧床的时候,常常梦到等你征战归来的日子,那时候每天都在想,朕知道错了,求求老天爷让你回来,只要你回来,这后宫都不复存在,而你便是朕唯一的皇后。”

千后没有说话,只是被枕着的手不再使力,由着凯皇靠着。

“你只回答朕,这摄政皇后你当得可还觉得适得其所?”

“皇上糊涂了,”

千后抬眼与凯皇对视,

“为皇上分忧是臣妾的本分,何来适得其所这说法。”

似乎是料到他会这么回答,凯皇苦涩地笑开。长长的睫毛在眼底落下一片阴影,良久,那阴影抖了几抖,泪水从中流下了。

“朕的皇后……最终还是变得能言善辩啦。”

易烊千玺只觉得自己的袖子上染上了温热的湿意。

“你说,那时候,朕怎么就不懂。”

他笑得愈烈,那泪水便有多肆无忌惮,

“从前总怪你不懂事,总怪你无理取闹,也觉得事事都顺了你总是不应该的,常常觉得你索求得太多,”

不觉间他竟已哭红了眼,

“如今想来才发觉,不论之前有多少耿耿于怀的,到了最后,竟也都逃不过全部都给你。你说,既然总是最爱你,什么都要给你,当时为何还要有那么多顾忌。”

“是易烊千玺一直以来承蒙皇上错爱。”

终究是错付了吗?





“易易,”

良久,王俊凯道:

“十六岁那年……我生辰时,你对我说过的话,再说一遍吧。”

易烊千玺不语,他定定看着那眷恋着靠在自己手臂上的人——纵是曾经高傲如王俊凯呵,此刻的目光里,竟已满是哀求。

十六岁那年他忙着为王俊凯拉拢势力支持他登基,竟忙碌到到了王俊凯生辰的前夜才发现自己没有准备贺礼。思来想去,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在花前月下,当着寿星的面说:

我爱你,王俊凯。是看过层林尽染,也看过四月芳菲,兜兜转转,还是一头扎进你那双潋滟得该死的桃花眼里的那种爱你。你这个傻小子,听不听得明白?

记忆里,十六岁的王俊凯红着脸低下头的青涩模样渐渐与眼前流着泪枕着自己手臂的凯皇的面容重叠在一起。

他以为只是个错愕的光景,却不料,这十年,就这样被偷走。

千后垂眸不语。而凯皇似乎是料到等不到他开口,也不再纠缠,只是那苍白脸上的笑容愈发苦涩了。

“易易。”

王俊凯用目光描摹着他眉眼,

“再唤我一声小凯,可好。”

易烊千玺先是沉默了半晌,隐隐约约听着靠在自己手臂上的人呼吸渐渐弱了下去。他终于抬眼去看那个与自己羁绊了一生的人,心下怅然。

仿佛若当年他翩翩起舞若惊鸿影,情至深处,转着圈靠进王俊凯怀里,恋恋不舍地那一声呼唤爱人的名儿。

王俊凯忽然失声笑了起来,伴随着笑的还有零落的咳嗽声。

“皇上。”

鲜血染红了易烊千玺的衣袖。

“回不去了。”

王俊凯笑着说,

“我与你,与易贵人,都回不去了。”

何当再逢君,人面桃花相映红。





那夜,易烊千玺做了梦,梦到他与王俊凯在城墙上。

他梦到自己转世成狐仙,王俊凯是浪迹天涯的剑客。

风沙漫天,他却独独看得清王俊凯的一颦一笑。王俊凯对他说: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在我面前,可我没有珍惜,直到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

梦里的他赌气地用双手捂住耳朵,大骂道:

你这个滥情鬼,流氓。

王俊凯不怒反笑:

如果上天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那个人说,我爱你。

如果非要再加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

王俊凯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似是没有缘由的,易烊千玺不再捂着耳朵,而是歇斯底里地向王俊凯冲过去,大声呼唤道:小凯。

小凯。

可王俊凯的轮廓还是湮灭了,化作风中沙。

易烊千玺怎么也抓不住他。

易烊千玺的梦醒了。





“一万年。”

他喃喃道,一只手抚摸上身侧已经没有了那个人的温度的枕头。

“一万年,王俊凯,一万年。”



END



嗯……其实有两个bgm特别想推荐……一个是钱晨航演绎的许嵩的《如果当时》的钢琴版,另一个是金玟歧的《爱呀》

然后 啊 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支线结局的话预想的几个里面是有HE的 只是这次下笔的时候就随缘到BE去了(感谢各位观众姥爷不寄刀片之恩

嗯 最后 给各位支持我的小仙女笔芯吧 爱你们❤️

评论(5)
热度(72)
Top

© 阿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