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往均霑 謹慎關注

 

腻味



凯皇千后梗 有桃花番外之十 易贵人前传
王源视角
勿上升感谢




“啊——”

我本应冲进去保护皇后的。

可是我不能。

因为与千后一同在书房里的,只有凯皇。

他们又在争执了。

隐约听到两人在说着什么与皇嗣有关的事情。那是千后心里最难受的一块了——我知道他的,即使他对此有千千万万伪装。

那一声低低的哀嚎过后,书房陷入短暂的安静。猝不及防地,人与硬物撞击的沉闷声音传来,接着是衣料撕扯声,肉体交合声与被极力压抑的呜咽。





自千后回宫以来,再无妃子有孕。

倒不是千后迫害皇嗣,而是凯皇每次与妃嫔同房之后,下的都是不留龙种的命令。

皇后是男后,宫中又并无新添子嗣,自是会留下不少话柄。至于凯皇在前朝挡下了多少关于千后的谏言,已经不可知。

谁会乐意看到自己深爱的人与他人开枝散叶——可他是男子,无法生儿育女,竟也只剩空吃醋的份儿了。这个中滋味,他也只能嚼碎了往肚里咽。他是无处倾诉的。

他有时候也会怕凯皇顾着自己,在龙种去留的问题上抉择两难,所以他时常劝凯皇与重臣之女延续后代。

是,他心里何尝不清楚子嗣对于凯皇帝位稳固的重要性。可他的心也最煎熬。

他多么想肆意地将凯皇对他的这一份偏爱照单全收,不论这偏爱是出于补偿也好,出于真心也罢。但他别无选择。

他看着凯皇拂袖而去。

如往常一般——他默默收拾了残局,把摔碎的,溅落的都一一打点好,就好像这样也能把他好不容易修补好却又被摔碎的一颗心给重新拼凑如初一样。

他换下被撕扯破烂的凤袍,又唤了人去准备沐浴的热水。





他明天就要离开京都了。

易贵人慢慢走入水中。

他定定看着水中的自己。他明白,身后再也不会有人给他一个始料不及的拥抱。

那个人……

有了自己的孩子,会不会初为人父,相见欢喜?他那一双桃花眼生得风流,那孩子又随了他几分英气?他偷偷去看过王俊凯抱着那孩子的样子。那样的欢颜,像是在让他相信,王俊凯在庸常之中也快乐得很——甚至,如果易烊千玺从未出现在王俊凯的生命里,王俊凯大约也会在这样的和和美美中度过余生,所以,有没有易烊千玺来给他平添那些惊心动魄,也是无伤大雅的。

他们之间的海誓山盟、不惧世俗,在这样的现实面前都成了过家家,他玩得太认真罢了。

王俊凯是皇帝,他怎能为了他一个贵人就放弃传宗接代,放弃了他好不容易稳固的江山。难道从头到尾不都是他一人一厢情愿地唱独角戏——他为了与王俊凯结为连理忤了父母又如何,王俊凯对他的喜爱,只不过是觉得与他相处甚是志趣相投罢了。或许就该是这样的——他与王俊凯的地位原本就不平等,一个是皇帝一个是贵人,他只是他的众多玩物之一,倒也活该他只能用一片真心与痴情换来王俊凯像喜欢玩物一样的垂怜。

易烊千玺如此想着,身体便往下沉去。温水没过他的双肩,又淹过脖颈。他沉入了水中。刹那间心脏的剧烈收缩让他像是得到救赎般,他想起与王俊凯的一切,那些所有曾经他甘之如饴的,都不过是腻味的消遣。

他只不过是没有料到自己在温水中沉溺过了头,所以在即将离开王俊凯的时候才会痛彻心扉至此,而他此生大约也只会对王俊凯破例至此。沉入水中的前一秒,他以为他会坠入王俊凯给他的星辰大海的深渊;可温水没过头顶那一瞬间他才明白,就连那所谓的星辰大海,他亦从来没拥有过。

他就这样死在了水里。无人问津。






“易烊千玺,你发什么疯?”

赶回中宫的凯皇一进浴池就看到了昏睡在水中的千后。他慌忙把千后从水中抱起,略微粗暴的动作把千后硬是从梦臆中拉了出来。

“是这里吗?”

他颤抖的手拉着凯皇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身子,滑至腰股之间的某处穴位停住。

“皇上,她说她很疼……你听不到?”

千后恍惚的神情叫人害怕。

那时宋贵人在辛者库里被折磨致死之前,忽然扑向了千后,沾满血的双手和身子把千后的凤袍弄得满是血污。

“易烊千玺,你可知皇上一句‘不留’,我要经历什么?那些太监用小碗口径粗的棍子往我身后的穴位撞,我就这样看着龙种流出来,却什么都不能做。”

“我哭哑了嗓子,他们还用红花水洗我的身体。你知道被按在桌上像死人一样任人刷洗下身是什么感觉吗?”

“我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没有人来看我。皇上又去了哪儿?有时我真真是恨毒了你,既然他心里只你一人,你又何必让他来召我们这些妃嫔侍寝。倒也枉我对他动了真情,相思成疾反而落得这般境地。”

宋贵人笑着流泪。

“妖后,你把他迷得失魂,自是不会怜悯我们这样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侍妾半分。”

她当场就被杖杀。





躺在床上的人静默着,正如每次凯皇与他争吵之后,他的样子。

“这样烧坏了身子,你还要不要命?”

半个时辰前与他争执过还余怒未消,本想偷偷折回来看看他如何了,却不想看到他这样作践自己。一来二去,出口的关心也成了责备。

千后闻言,并不急着回应。他慢慢睁开双眼,却没有看凯皇。

他看向烛台上挣扎着跳动的火苗。方才整个中宫陷入了慌乱,宫人并未来得及去剪了那烛芯。眼见那火苗愈发黯淡,我看着千后的轮廓竟有些模糊了。

他究竟是千后,还是易贵人?

不可知。





他说:

“爱着你的每一天,都在死去。第二天倘能醒来的话,就又要与自己道别。”

死在变凉的水里,死在大雪封山的路上。死在永远到不了的遥远地方,死在来不及唱给他的歌谣里。




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易贵人离宫的那一天。




“啊——”

金丝鸟笼重重砸在青石板上,门开了。

那灵雀扑棱扑棱飞了出去。


END


hhhh我来打脸了🙃

又来更这篇番外比正文多的系列了🙃🙃🙃
我 我保证这是期末前的最后一次放飞自我🙃🙃🙃

评论(7)
热度(103)
Top

© 阿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