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往均霑 謹慎關注

 

寻常

凯皇千后梗 有桃花番外之八 王源视角
勿上升感谢



“皇后,容微臣给您把脉之后再做进一步诊断。”

珠帘窸窸窣窣动了几下,千后将一只手从帘后伸了出来。我立即为他的手腕覆上了手绢避嫌。

“源侍卫,上次太医院开的能安神的香料方子可还在?”

太医问我。

“在的。”

“还烦请源侍卫去将方子取来,容微臣再做些调整。”

我点点头,看了看珠帘后的身影,便跟着丫鬟去偏殿找方子。




“皇后晚上可还能安眠?”

那太医问着话,把着脉的手却一直没有离开千后的手腕。

“入秋以来犯了腰伤,自是睡不好的。”

千后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

“太医把脉可有结果了?本宫的手乏得很。”

千后下意识地想将手往回收,却被那太医一把握住了手腕。

“放肆!”

受了惊的千后低低斥责出声,被握住的手也使了力抵抗。

“皇后生得俊俏,微臣爱慕不已,只想看一眼,看一眼就好。”

那太医说着就一把掀开了千后手腕上蒙着的手绢。他的手顺着千后的皓腕一路往上摸索,从袖口伸进了内里。

“摸摸手,摸摸手,皇后。”




“皇后!”

回到寝殿时我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那太医半跪半瘫在地上,千后的手则是死死掐着他的脖颈。

“你好大的胆子,敢对本宫不敬。”

帘子后的千后起了身,被褥也翻开了些,想必刚才我不在的时候千后被逼得也是别无选择。

“送到慎刑司发落。”

千后言毕,掐着太医脖子的手用力一甩,愣是将人重重摔在地上。






“皇后睡不好觉,还不让朕陪着,反而把朕送到别的小主宫里。”

凯皇负着手与跪坐在床上的千后对视——准确说来,是千后在瞪着他。

“腰伤犯得这么严重也瞒着朕。”

我躲在门后看着还穿着官服的凯皇脖子上还带着几道红痕的狼狈样子,只得掐着自己极力憋笑。

“缠着臣妾要学变声的是皇上,臣妾哪儿能知道皇上要用它来整这些个幺蛾子!”

千后冷笑道。

“是皇上把臣妾发落到青音寺,在青音寺落下什么病根想必也是皇上默许的,难道还要臣妾把这些个事儿拿出来扰了皇上清静。皇上今儿既然自寻烦恼来了,也别怪罪臣妾。”

“易易。”

凯皇的声音有些发颤。

“也是,臣妾在这里怨这怨那的像极个女人家家,何必呢。”

千后眼中已经微微泛着红。他索性把头扭过一边不去看凯皇。

“臣妾无意冒犯皇上,皇上还请回罢。”

凯皇闻言当即就在千后床前跪下了,把脸贴在千后的膝头上。

“易易,易易。”

他的声音里也是充满委屈。

“你心里难受,打我骂我都可以,能不能……别这样。”

话音刚落,他拉起千后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打。千后轻轻地“啊呀”了一声就要抽回手,哪知凯皇竟也没让他挣开,一来二去落在凯皇脸上的巴掌倒也没了什么分量,不知道的一看还以为是千后在摸凯皇的脸,凯皇顺势握住他的手腕罢了。

“皇上可别再折煞臣妾!”

千后难受极了,以至于被握着的手都在发颤。

凯皇握住他的手腕,用他的手在自己脸上轻轻蹭着。

“你看看我,看看我,易易。”

凯皇的声音里带了点哀求。

“起来!”

千后大约是最听不得凯皇用这样软的语气央求他的,便大力挣脱了凯皇,又要拉着他起身。

“皇上跪着着了凉,臣妾可遭不起这个罪。”

凯皇顺势抓住千后的双臂,整个人扑在千后身上,直把他扑倒在凌乱的被褥里。那珠帘被拨弄得窸窸窣窣地乱响,可见凯皇的动作不轻。

“那你呢?”

凯皇把他禁锢在怀里狂乱地吻着,“你在青音寺,被罚跪在雪地里的时候,自己遭了多少罪?”

千后原本还使劲推搡着凯皇不愿和他亲昵,听了他这话像是被下了咒般,整个人僵在他怀里,任他从自己的唇角一路啃咬到锁骨。

“你总是这样的,”

凯皇声音里止不住颤抖,

“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都作没有,却把我的小事都放在心上。”

“从前习惯了你的好,把你的在乎和吃醋当作无理取闹,总怪你不懂事。”

“多想再看你为我跳一曲凤求凰,转着圈靠进我怀里唤我一声小凯。”

“多么想把从前欠你的宠溺都给你,可你却说什么都不要了。”

他把鬓角贴上了千后的,与他厮磨着耳鬓。

“喂,”

他的声音支离破碎正如他的心,

“这就是你惩罚我的方式么?”

“可你明明舍不得打我。”

他自言自语。

千后侧过头去擦他的泪水,想吻他的侧脸却又停住。

当时只道是寻常。





半晌,千后才道:

“已经这么没皮没脸了,竟到了只想赖着本宫的程度,再打可怎么得了。”

是了,他不消转头去看也知道身后那人是如何破涕为笑的。




“易易,易易。”

凯皇笑嘻嘻地去拉他,

“我又学了治腰伤的新手法,给你按按。”

我看着千后的脸色一变——上次凯皇给他按摩,一开始倒是真有点效果,至于后来按着按着就……

就,太往下了,而已。

我什么都没听到。

“庸医,不见,下一个。”



END

期末之前·天知道有没有下一更·的一更
再一次 感谢支持
爱你们



评论(6)
热度(180)
Top

© 阿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