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往均霑 謹慎關注

 

病中


凯皇千后梗 有桃花番外之七 王源视角 
勿上升感谢



秋天时千后因积劳成疾,已经在榻上卧了半月。

“皇上,皇后,小主们来请安了。”

我听着外头动静大了起来,只得硬着头皮进了寝殿通报。

千后被凯皇扶起了身,腰后被放了抱枕靠着。见我来了,凯皇条件反射地瞪了我一眼,表情有些尴尬——我无意中看到他一只手还伸进了千后的被褥里。

千后原本的苍白脸色则是平添了几抹淡红。




“皇上,替臣妾拿了汗巾擦擦汗吧。”

千后看着一众小主进了寝殿,情急之下道。

凯皇当即反应过来了,伸进千后被褥里的手赶紧摸上千后腰间取下了别着的汗巾。

“房间里人多空气便闷起来了,皇后病着最不受这个,你们简单问候几句,心意到了就可以。”

凯皇没有看小主们一眼——他拿着汗巾拙拙地给千后擦汗的样子反而让我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皇上以后还得谨言慎行才好。”

我送小主们离开了中宫,千后方才松了一口气。

“皇后照顾不好自己的身体,倒有这心思来管朕了。”

凯皇语气戏谑,眼神里却是止不住的宠溺。

千后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易易,易易。”

凯皇似乎是看穿了千后的心思,嬉皮笑脸地把自己往他身上贴。

千后有些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大约是身体有恙之故,实在是无计可施。

“没皮没脸的。”

他这嗔怪的话一说出口,却惹得凯皇的虎牙再也没收进去。凯皇笑着抱着他索吻,样子像极了一只缠人的大猫。




“嗯,啊,易易,易易。”

再看房内的动静时,凯皇已经滚到了千后的被子里,整个人黏在千后身上。他一下一下地喘着气,面色竟变得绯红。他的手附上了千后的胸前,就要把脸埋进千后的胸口。

“可想死我了。”

凯皇断断续续地说着。

“每次想着你自渎——要疯掉了,哪怕......你在上也可以。”

千后闻言,伸出空着的一只手扶住他的一边脸颊,微微低下头去吻他的唇。他喉头溢出的声音更低沉了。

“易易,快......帮我......”

他不再抑制自己的快感驱使自己曲起后背形成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弧度。发泄之后他乖乖地窝在千后的怀里,呢喃着和他说情话。




“吃药。”

见眼前的人向后缩着身子抗拒的样子,凯皇冷着脸把装着药液的勺子送到千后嘴边。

“皇后可真是长进了,生了病还不好好吃药。”

千后喝了药,苦得一时半会儿只能皱着眉看他。

“瞪什么,”

凯皇把勺子收回,

“等你病好了看我不得揍你。”

“啊,要挨打了。”

千后一反常态地盯着凯皇笑。

“我想想,在中宫挨过打,在勤政殿也挨了打,皇上下次想在哪里惩罚臣妾?”

“皇后真是不知悔改啊。”

凯皇眯了眯眼,

“下次朕就挑在御花园里重重地罚皇后好了,让你叫得整个后宫的人都听到,都来看看平日尊贵不可侵犯的皇后是怎么被朕摁在腿上训诫得又哭又叫的。”

千后显然没料到凯皇会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样的话——这下倒好,他自己听了这话都羞得想往地里钻。

自作孽不可活。

他闷闷地想着。




“臣妾知错了。”

千后终是服了软。

“嗯。”

凯皇满意地点点头。

“听王源说皇后自从被罚了俸,吃穿用度的规模就小了很多?”

他顺势捏了捏千后的脸。

“朕的皇后都饿瘦了。”

“那朕就罚你在被罚俸的时候去朕的寝宫给朕暖床罢。”他忽然把目光转向了躲在门后偷看的我,“包吃包住,还可以带上王源。”

“皇上......”

我忙不迭从门后跑出来,在千后略微惊讶的眼神中向凯皇请罪。

“朕也不想追究什么,只问你一句话,”

他看着我,

“朕的主意,你看如何啊?”

对不住了,皇后。

“回皇上,这真真是极好的。”


END



画风怎地就成这样了
科科科科科科反正已经写出来了科科科科我不管我不管

评论(5)
热度(163)
  1. 红往家的小少女阿樂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阿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