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往均霑 謹慎關注

 

求凰

凯皇千后梗  有桃花番外之六  德妃视角

 勿上升感谢



 

我是沉香,三年前凯皇晋封的德妃。

 

那年我夺了花魁。一曲《雨霖铃》唱毕,他在台下静静坐着看我,我的视线穿过那些竞价的纨绔子弟,与他交汇——只一眼,便误了终身。

 

我打小在风月场里见过各种人情冷暖,又听闻他便是当朝天子,心里一开始忐忑得很,全然没有飞上枝头的惊喜。只是进宫之后他待我竟是宠爱有加,我的位分也从贵人一路上升到了妃位。

 

 

 

“不必再说了。”

 

我回绝了义父派来传话的使者。

 

“我这一生只有他一人可爱,背叛他,我做不到。”

 

这一路深宫的勾心斗角,走来甚是不易。左将军帮助我渡过许多难关,最后倒也顺理成章地认了我这个义子。却不想有一天这所谓的亲情也是要还债的——左将军意图伙同太后和四皇子谋反,希望我也助他一臂之力,在凯皇将我封后之后实现夺权。

 

但正如我所言,若无他,我又怎能有今天。我是无论如何都会忠于他的。

 

 

 

两年前我跟随凯皇到了青音寺为秋收吃斋祈福。祈福那日皇上进了中庭更衣,我鬼使神差地尾随他去。

 

并不是说我不信任他,只是他从昨夜开始便有些奇怪——他去河边走了一圈回来之后似乎连开口说话都是奢侈,一个人坐着,连对我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我知道他的脾气,便也没缠着他同床。

 

中庭里,皇上解下龙袍之后正欲松开腰带,却被身后突然从帷帐后出现的人抱住。

 

“千玺没有别的意思,也不求皇上说些什么,”那人一边说着一边将头靠在凯皇的肩上,“只是想最后一次伺候皇上更衣,也了却千玺最后一分念想。”

 

我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却无计可施——这算什么?这个叫千玺的人在勾引皇上。可是皇上分明是最讨厌这一套的。

 

皇上眼中起了些波澜。他深吸一口气想镇定下来,却抑制不住双唇的颤抖。

 

靠在他肩上的人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等他。

 

许久,皇上握住了身后那人搭在自己腰间的手。

 

“回来吧。”

 

我从未听到皇上那般哀求。

 

“你不知道——没有你的日子多么难过。”

 

 

 

“刘侍卫,传令下去,皇上在中庭更衣,任何人不许靠近。”

 

我没有理会刘志宏疑惑的目光,自顾自地离开了中庭。

 

皇上与那个穿着一身素衣的人,大约是久别重逢罢。他们在中庭里纠缠着,从地上到桌案上——那人承欢之时会作何感想呢?

 

大约会很快乐的。因为皇上叫对了他的名字。

 

“易易”。

 

我听到皇上叫过这个名字。在我面前——那时候在他身下辗转承欢的人是我,我自欺欺人地装作听不到。

 

那个被叫作易易的人,眉眼之间似乎还与我有些相仿呢。

 

不,应该说,是我比较像他。

 

 

 

回宫之后仿佛在青音寺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日子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没有易烊千玺的模样。

 

皇上回宫之后便往边疆去亲征。我则是给义父和太后纳了投名状,待到凯皇将我封后之时,便助四皇子夺权。

 

听闻前线战况激烈——不久之后便传来了凯皇的死讯。义父按兵不动,只等凯皇的势力内讧、瓦解,再趁乱助四皇子上位。

 

却不想七日之后等到了凯皇班师回朝——还带回来一个皇后。

 

前朝后宫一片哗然。有二心的势力纷纷被削弱,义父自知难保周全,便主动向凯皇上书申请调任出京。

 

好一个无令不得召回呵!义父就这样被派去戍守南疆。说是南疆,其实不过南蛮之地罢了——那样一个穷山恶水之地。

 

皇后姓易,其父是当朝丞相。只听说那时易氏听闻凯皇在前线战情吃紧,便带着易家的兵权,马不停蹄地去往前线。

 

凯皇这一出试探,让我输得一塌糊涂。可易氏又好到哪里去呢?用能保一族无恙的兵权换来了后位,可还是逃不过,逃不过无法为凯皇延续香火的命运。

 

这样的自断后路!常人道,最是无情帝王家——他又何以如此无惧。

 

 

 

“德妃,下个月便到了皇上的生辰,”千后道,“本宫听闻德妃长袖善舞,不如就为皇上排一曲《凤求凰》可好?”

 

“皇后,能为皇上编排节目是臣妾的荣幸,只是——”我神色复杂地看着千后,“凤本喻指皇后,若是让臣妾来表演《凤求凰》,恐怕······”

 

“无妨。”

 

千后看出我的疑虑,微微一笑,却莫名让我觉得那笑容有些苍白了。

 

“只要能让皇上开心,这点无伤大雅的礼数问题,揪着不放倒也没什么意思。”

 

我点点头,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千后碍于皇后风度而不起舞倒还说得过去,但为何亲自让我表演《凤求凰》呢?他明明是最在乎礼数的。

 

“皇后,”我思忖着道,“《凤求凰》表演难度极大,臣妾仍然担心不能胜任,坏了皇上的兴致······”

 

千后面无表情地盯着我看,大约是也明白了我的意思。

 

“德妃曾因舞姿名动京城,相信只要努力练习,拿下此曲不在话下。”他的声音平静,“德妃排舞不易,本宫是知晓的。德妃若有什么疑惑或是什么困难需要解决,本宫必会相助。”

 

 

 

 

曲罢,博得满堂彩。

 

所有人都在说,德妃会重获圣眷的。

 

可我依稀记得,千后身边的侍女告诉我的,在我表演时听到的凯皇和千后的对话。

 

“那年的你,最爱这曲凤求凰。”

 

凯皇轻声道。

 

“皇上想必是很喜欢德妃的表演罢。”

 

千后没有直接回答凯皇的话。

 

“喜欢。”

 

凯皇说,

 

“更喜欢我弹着这曲子时,你翩翩起舞的样子。”

 

千后抿着唇,看着桌上的酒樽没说话。

 

“十七岁那年你送我的古琴,我还留着——”

 

凯皇悄悄将手伸进了千后的袖子里去握他的手。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千后自顾自道。

 

两年前他在青音寺的大雪中落下了骨寒,他再也不能跳这样繁复的舞了。

 

 

 

也许跳着《凤求凰》的我和千后很像很像——可我知道,我终究不是他。

 

当我看到凯皇落在我身上的目光偶尔变得失神时,就知道了。因为他是从来不会对我露出这样的眼神的。

 

他是何等高傲的一个人,怎可能轻易为一个人所痴迷。可当那个人再次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亦或是他寻到了那个人的替代品,很多时候,他的爱就会无处遁形。

 

 

 

那时候正殿里只剩我和千后二人。我如愿从千后口中问出了他执着于《凤求凰》的缘故。

 

“拜托了。”

 

最终,千后对我如是说。

 

我忍不住笑意,便顺手拿起手边的茶杯要喝茶。

 

眼角余光却看到王源从寝殿的方向跑到千后身边和千后耳语了几句。千后愣了一愣,随即却听得一个人唤他的声音打破了空气的安静。

 

“易易,易易。”

 

原来是寝殿里的凯皇午睡醒来,正像个孩子一般地唤着他的名字。

 

千后下了卧榻,急急地往与正殿只有一墙之隔的寝殿赶去。我端着杯子的手僵在了空中——蓦地,杯子摔在地上,砰的一声碎掉。

 

 

END


德妃是个哥们儿

科科

科科科科科科




评论(4)
热度(136)
Top

© 阿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