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往均霑 謹慎關注

 

心欢

凯皇千后梗 有桃花番外之三 刘志宏视角
勿上升感谢




除夕,清晨。

眼看着金銮殿外,各位宫妃都陆续到来候着给皇上送贺,我只得抄了小路去寻皇上。

我擦了擦手心里的汗,深呼吸平复心情,寻思着皇上究竟上哪儿去。昨夜伺候皇上睡下的时候还无恙——今早倒好,一进房里就不见了人。

莫非是去了中宫?

方才在金銮殿外候着的没有千后,而且......

我终于想到是什么地方不同了——几天前皇上让我备着的戏子行头不见了。而千后是最喜欢看戏听戏的。

是了。是去了中宫了。

我的脚步没放慢,心里却算是落了块大石头。

一周前皇上和千后在军机处与武官重臣共商军务,我在外候着不知里头是什么状况,却看到千后出来时脸色微微冷着。别人不会看出千后介了怀,但我和王源定定是能察觉到的——我见过千后和凯皇的许多互动,明的暗的,心里当然知道外人眼里千后的客套疏离并不真的是他的全部表情。

千后也很不容易罢。我这样想着。同是一个叫皇后的头衔,他是男子,作为男后能与皇上共理朝纲手握实权,实际地位较之不得参政的女后会尊贵得多是不假——但他不可能为皇上延续香火也是事实,为表忠心交出易家兵权也是事实。他打理后宫之外还要辅佐凯皇理政,听王源说,忙到半夜都是家常便饭,并不比凯皇得闲。他总有死去的一天,但终归是什么也带不走也留不下的,唯一的区别不过是与凯皇同葬或是背着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身死乱葬岗罢了。

所以说,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好不容易到了中宫,却觉着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下人见不着一个,过了庭院也没见着王源。几乎把中宫绕了个遍,终于在寝殿窗前看到了皇上。

凯皇身上穿着戏服,脸上戴着那看着就知是出自能工巧匠之手的面具,一只手拿着拨浪鼓摇着——如此,房里的人便被那声儿吸引了注意力来到窗棂前。

我直觉千后看到窗前站着这样一个人时会被吓一跳,哪知他竟是笑得温柔得很。

凯皇看到千后便停下了手中的拨浪鼓,把那拨浪鼓递给千后。千后接过那小玩意儿看了几眼,我听得他淡淡道:

“你戴着这样精巧的面具,却卖给我这样不合意的拨浪鼓?”

凯皇闻言明显是怔了一下,方才递拨浪鼓的手也僵了僵。

“你喜欢这面具,给你就是了。”

凯皇的声音有些小,似乎还隐隐约约有些颤抖。

我知道他心里不平静——对于千后的话,一向如此。

原本从千后之前被废出宫到封后,他倒也把那一颗心藏得完好,我第一次看出他的苦楚时——是在千后第一次去探望兰妃所出之子的时候。那时候二皇子才过了四岁的生辰,粗略一看长相随兰妃的多,口齿却是伶俐得很。千后和二皇子相处得也倒是融洽,分寸把握得也算刚刚好,不至于一下子太过亲密,也不至于太过生分。

从二皇子那儿离开时已经天黑。千后犯了夜盲,让王源搀扶着要回中宫,这就要与去御书房的凯皇分道了。原本要分开时凯皇竟不知怎么亲自挽上了千后的手,让王源退后去,与我一道在身后跟着。一路上依稀记得凯皇小心翼翼地与千后说着别的体己话,似乎是怕极了千后会介怀从前那段他因兰妃怀孕而变得善妒的回忆。千后就那么静静听着凯皇的每一句话,偶尔点点头,看不出是悲是喜。

“有没有孩子都罢,臣妾与其他小主一样不过都是想服侍好皇上。”千后看着凯皇把他二人的袖子系在一起——那袖子结的形状倒是有些滑稽——他眼中的光亮起来又随之黯淡下去——“皇上的孩子,可不就是臣妾的孩子。”

凯皇不再说话了。

如今我已经记不清后来大抵是怎样的光景——只记得关于那夜的回忆里,只剩下那系着的袖子,能让我无端地在心里打上几个寒颤——他大抵是真的很怕与千后走散的罢。




千后倒也不再多言,伸出双手去摘下那面具。他方才分明是夸那面具精巧,眼神也说明了他心里对那面具的喜欢——却是在摘下那面具之后也没看一眼,倒是任目光自然而然落在窗外那人的脸上。

我捂住了嘴——我发誓,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凯皇那样的神情——多像是一个生怕犯了错的孩子的模样,眼里却是无论如何也掩藏不住的对眼前人儿的欢喜。

他们互相看到对方的眼中去。

“没皮没脸的。”

千后轻声嗔怪道。

半晌,千后把身子往前倾了倾——身子稍稍探出窗外的千后伸出双手轻捧凯皇的脸,低头吻上他的唇。

任着手里的面具掉在窗外的地上闷闷地一声响。




“是爱啊。”

我想起之前的某天,我与王源借着出宫办事的机会小聚时,我问王源关于凯皇和千后的事。那时候王源大剌剌半坐半瘫在椅子上啃着栗子酥,时不时送一口油茶。

我以为他会絮絮叨叨说上一车的答案,却没想到他轻描淡写便点破了我的肤浅。

爱就一个字,只是我之前不相信而已。

“那你看,我呢?”我那时大抵就是这样开的窍,“我算是身无长物,倒也不像他们一般复杂。”

“你?”

王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停下了吃栗子酥的动作。

“是你的话,这样就这样吧。也行。”




我看到王源了。刚才一直寻他不见,现在发现其实他在的地方显眼得很。

他单膝蹲在地上,凯皇是踩着他双肩够着了千后的窗子的。

这会儿王源瞪着一旁看戏的我,眼眶都快裂开,大概是怪我连他在这么显眼的位置都看不到。我突然想到我和他之间的心欢大约也是这么误打误撞的模样,便不禁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END


来自一个忙到飞起的医学生(笑
看在源哥蹲了一整集的份上
交出你们的评论
(笑

评论(3)
热度(136)
Top

© 阿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