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往均霑 謹慎關注

 

关山北

有桃花番外之三  凯皇千后梗  刘志宏视角
勿上升感谢


我欲戎马关山北,与君共饮长江水。

三年前,凯皇亲征。

彼时易烊千玺适才从青音寺被接回宫中。

是封锁消息,没有名分的那种迎接。

而当时前朝后宫都认为德妃被封后已是板上钉钉之事。

三年前的那个晚上,我奉凯皇的命令,从前线将凯皇的死讯传回朝野。三天过去了,没有等来德妃母家派来的人,等到了易烊千玺。

王源和易烊千玺风尘仆仆地赶来了。

“你们……?”

这是我看到王源时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

“半路听到的消息。”王源下了马,表情已经木然,嘴唇还泛着白,“千玺还是来了。”

易烊千玺沉默着进了凯皇的灵堂,没有犹豫也没有失控——仿佛是,怎么样都可以。

阴阳两隔也可以。

王源说,易烊千玺带来的是易家的兵符。

那是凯皇即使废了易贵人也动不了的易家兵权。

“为什么。”

我问王源,却又觉得答案是什么已经无关紧要。

凯皇此举是为试探——易家若带兵前来,是为忠;若按兵不动,则有二心。有二心者野心败露,凯皇班师回朝后便可名正言顺除之而后快。

无论易烊千玺是看破了凯皇的试探还是仅凭一颗心便风雨兼程来到前线,他都算是有幸保住了易家。

可若是半路才听闻的死讯——仍然义无反顾前行,我想,这个情况下的答案——只有一个。

我想得清楚这些,王源比我更清楚。

王源和我并肩站在风中,默默无言。

凯皇如愿拿到了易家的兵符。那一夜的场景于我仍是历历在目——就在军营中,凯皇当即宣布封易烊千玺为后,派信使加急传回前朝。

千后的心境我已经无法可想。与其说如此,倒不如说根本不敢去想。我和凯皇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仿佛是用了最冷最硬的机关来迎接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而千后来时,除了兵符和那一颗对凯皇不设防的心,一无所有。千后把兵符交了出去,至于那一颗心,也许已经——

不可说。

从前线回到朝堂,从削弱不忠势力到册封千后,一切仿佛都是顺理成章。千后还是一如既往的少言寡语,沉静内敛——一如那天他去往边疆时披星戴月的样子。

他们都说凯皇爱惨了千后。

可如果我说,其实他没有那么爱他呢?

我的意思是,有时候你不知道你可以爱一个人至此。

我想起那时在营地——凯皇携着不悲不喜的千后从灵堂里走出的当口,我逆着风转头去看王源。

远处星辰似灯火点点明暗无辄,而泪水从他眼中滴落的瞬间带走了整个世界。

END

评论(5)
热度(76)
Top

© 阿樂 | Powered by LOFTER